如果對電子煙徵與香煙同樣的稅收,電子煙會怎麼樣?

· RELX用戶要留意,關於電子煙
电子烟税收

「除了日趨嚴格的監管政策以外,電子煙行業的另一個發展阻礙,莫過於稅金徵收的問題了。」

一直以來,許多國家的監管機構都打著「青少年成癮」和「控煙」為理由提倡監管或者禁止電子煙,雖然乍看之下,這樣的原因似乎合情合理,但不可否認的是,煙草是各個國家的主要稅收來源,電子煙對於稅收的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

隨著美國佛蒙特州立法者提議對電子煙產品和其他設備徵收92%的高額稅金,並希望能在2022年產生110萬美元的財政收入之後,電子煙的稅收議題再度浮上台面。即便這樣的稅金政策令當地的煙民及電子煙用戶極度反感,可徵稅的趨勢卻沒有減緩,美國許多州的政府也開始擬議如何對電子煙產品收稅。

筆者曾在今年初一篇關於電子煙徵稅的文章內容中提過,電子煙的爆發性成長,必然會對傳統煙草行業帶來影響,尤其是國家的財政收入。因此稅收必然會成為將來趨勢。

雖然筆者認為電子煙產品徵稅是必然的,增加稅金不僅能夠將成癮性產品的門檻拉高,一方面也是彌補煙草稅金流失的財政缺口。但若是其他國家都效仿美國這樣的徵稅方式,對電子煙施加高額賦稅來解決其它的財政開支,那麼煙民的健康豈不是在徵稅中逐漸流失了嗎?

就目前來說,美國的電子煙徵稅情況還是非常混亂且不統一的。由於各州政府擁有自己的徵稅權力,只要議會表決通過,就可對電子煙產品進行徵稅。因此你會看到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即賓夕法尼亞州的40%和佛蒙特州的92%電子煙稅。

要知道,美國各州的公共衛生機構,是可以透過立法來調整如何使用煙草稅金的,而這看在電子煙用戶眼裡不但矛盾,甚至有一種被政府當成印鈔機的感覺。

一般來說,傳統煙草的稅金大多數會用在教育和戒煙等煙草控制工作上,但在衛生機構尚未對用途立法,以及電子煙做為FDA認可的減害工具背景下,增加稅金除了利於州政府的財政之外,對於煙民、控煙工作和電子煙行業所造成的影響卻都是負面的。

此外,許多研究表明電子煙產品比傳統卷煙更安全,是迄今為止最有效的減害工具。為此,許多公共衛生專家認為,立法者應以產品風險來判斷這兩種產品的管理方式。對電子煙徵收如此苛刻的稅收,會向民眾發出錯誤的信息,並且有可能使這樣的錯誤信息永久化。

不僅如此,美國電子煙徵稅情況還有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徵稅是否符合傳統卷煙的比例原則。以佛蒙特州為例,每包卷煙的平均稅率大約落在47%左右,電子煙的92%幾乎是傳統卷煙的2倍。這對於本身就已經負擔了多種稅金的電子煙企業來說,加諸的成本無疑會造成電子煙末端零售價上漲,導致傳統煙民轉向使用電子煙的意願大幅下降。

電子煙本身跟煙草產品就有很大的差異化存在,無論是產品構造、使用原理,亦或是生產成本,每一個環節都完全不同。然而,光是比照煙草產品來收稅,增加的利稅額就已經遠遠超過了傳統煙草產品,更何況超出煙草稅率的2倍,消費者根本無法負擔這樣的減害代價。

电子烟税收

或許你還不明白佛蒙特州的稅率有多誇張,因此我們來對比一下,若是國內將電子煙比照傳統卷煙徵稅,會出現什麼樣的情形?

國內的煙草產品稅金一共分為3個環節,分別為煙葉稅、增值稅及消費稅。由於電子煙產品不包括收購煙葉這個部分,所以筆者暫時不將煙葉稅算在內。

中國對煙草的納稅率除了正常的增值稅17%以外,就是消費稅了,稅率分別是:甲類卷煙 45%、乙類卷煙 40%、雪茄煙 40%、煙絲 30%。同時規定從2001年6月1日開始,卷煙消費稅計稅辦法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稅暫行條例》規定的實行從價定率計算應納稅額的辦法調整為實行從量定額和從價定率相結合計算應納稅額的復合計稅辦法。應納稅額計算公式:應納稅額=銷售數量×定額稅率+銷售額×比例稅率。

目前香煙的定額稅率為:每標準箱(50000支,下同)150元,若是按照國內電子煙業者常說的「一顆煙彈等於一包香煙」來估算,每標準箱大致上等同於2500顆煙彈,因此定額稅率設定為一顆煙彈0.06元;

比例稅率:每標準條(200支,下同)調撥價格在50元以上的卷煙稅率為45%,每標準條調撥價格在50元以下的卷煙稅率為30%。這裡我們假定為10顆煙彈(大約10包煙)的調撥價格在50元,比例稅額為45%。可以得到的結果如下:

以銷售一盒3顆裝99元的煙彈來說,應納稅額 = 3 x 0.06 + 99 x 0.45,得到的結論是44.78,四捨五入取整數45元。也就是說,一盒3顆裝煙彈在加徵稅金之後的零售價為144元,相當於一顆煙彈售價48元。

這樣比較下來,若是國內採用佛蒙特州大約2倍的卷煙徵稅率,那麼購買一盒3顆裝煙彈幾乎就要價300元左右。這就意味著,平常抽一包20元香煙的老煙槍,要花上15包煙的錢才足夠消費一盒煙彈。而且以上都還不包括增值稅。

「如果你是傳統煙民,你願意嗎?」

縱觀全球的徵稅情況,歐盟各國目前對電子煙採取的增值稅還是比較合理的。

意大利的徵稅標準為每毫升0.385歐元(約3元人民幣),葡萄牙為每毫升0.6歐元(約5元人民幣);希臘政府計劃徵收電子煙液消費稅,標準為每毫升0.1歐元(約1元人民幣);拉脫維亞則針對煙油和尼古丁每毫升徵收0.01歐元(約0.07元人民幣)和0.005歐元(約0.03元人民幣)的消費稅。

對比每顆煙彈平均1.8毫升來估算,如果一盒煙彈在歐盟售價為99元人民幣,再加上增值稅後大致落在114元左右。這種徵稅方式,無論怎麼看都比92%來得合理許多。

總的來看,電子煙該被徵稅嗎?筆者還是同樣的想法:「必須徵稅。但需要明確平衡稅收與控煙兩者間的相互關係。」這不僅包括煙草減害替醫療及環境維護節省的開支,還需要去評估實際上電子煙需要彌補的財政缺口有多少。

對於此,日本政府對加熱不燃燒的徵稅方式就做得不錯。雖然新型煙草在日本的煙草市場份額已達到20%左右,但近年來日本煙草稅收仍穩定維持在2.1萬億日元的水平。目前日本傳統卷煙每盒均價440日元,稅率約63%。而IQOS、glo和PloomTech的煙彈每盒均價為460、420和460日元,單價只略高於傳統卷煙,且就稅率來看,三類煙彈煙草稅分別為49%、36%和15%。

也就是說,即使將新型煙草納入到煙草體系徵稅,合理收稅也不會對原本的財政收入造成太大影響。

另一方面,即使國內目前還沒有針對電子煙實施高額徵稅,但隨著電子煙國標即將出台,電子煙行業勢必會面臨「由誰監管」和「稅收問題」。希望屆時,政策能夠將電子煙的社會價值納入考量,制定出合理的稅收政策。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